• 于是明明有八天的国庆中秋假,就这样子被我挥耗了四天哈哈哈……也该汇报一下了呐。

    重点:正太什么的真的是一场灾难!尤其是十岁左右的正太!

  • ……照片什么的不要期待,我这台电脑上没装PS处理不了图片大小……

  • 哇唬我差不多两周没更新了……至于那个题目是什么我不知道。(趴)

     

    炉心融解中毒中。突然有了要设立HIT数的想法。初回HIT是666,请踩到的亲通知我唷……奖赏是一篇要求和CP由踩到HIT的亲确定的文。(顺说工口要求不予受理嘿嘿嘿)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两天上网实在是上太多了的原因,头一直在一跳一跳地犯晕。有时真的很难理解自己,明明挂在网上已经到了无所事事的地步,却还是不肯下,这到底是……我发誓我没网瘾。

     

    ←新签名,今天花了一两个小时和PS搏斗出来的成果(抠国徽啥的可累了!)……各位爱沙控请随便取XD

    PS:求……求哪位爱沙控帮忙贡献个Q群出来……我想建人气革命同盟的Q群总部但是等级不够。(趴)

  • 其实我早该想到的,不是吗?

  • 喵的暑假作业我居然还有一篇读后感一篇摘抄没有做……(趴)(那不是因为你自己的原因吗?)

     

    ←新LOGO君。至于原先那个乐高积木般的LOGO君,诸位请将它遗忘吧……

     

    计划很多,时间无多。明天老娘要爆魂奋斗了!

     

    于是结果就是这又是一篇混更新囧……

  • 最近都在和脑内的大量元素拟相关斗争——喵的谁叫我彻底萌上化学了呢。当然,APH依然是我的最爱。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上次推介的某绕口令级别歌曲再生已经超40次啦哈哈哈……(干笑)

      

    昨天晚上和学姐(很久没见她了……她有去YACA,还和我抱怨APH本子占据了整个YACA的2/3阵营来着呢)欢天喜地地聊起了元素拟——好吧,一开始我是想和她讨论学校拟来着的。不过,得到这样的结局也还算是不错的?身为一个合格的死杆家教FANS,她在氧君的CP对象上和我争执了半天(原话:“像山本一样的攻就该找个云雀一样的受!”“不把他的OTAKU属性改掉我就不画!”),最后是我做出了让步……由此可证明,某安其实是个耳根子软的老好人= =……

    但是对于(伪)总攻欧克塞根·普利斯特利来说,无论CP的对象是谁(比如我推荐的海卓根·卡文迪许或者学姐看中的提坦尼恩·格雷戈尔),他都是能攻下的呢……啊哈哈哈。(干笑)

    ——好吧一开始我只是想找个绘手和我搭档而已……这就是图废的悲哀啊。(望天)

  • 这个七月实在是太黑暗了。

  • 明天晚上五点半去集合,八点半上去张家界的飞机。由于母上大人坚持不让带电脑去(“去旅游什么的就专心点看风景!”这是原话),所以俺要神隐四天了……要命。我们23日再见……

    顺说,七月份YACA参与确定哦也!这就提醒母上大人去买预售票阿鲁……真希望这次可以遇见WS或者其他人什么的呢。

  • ……标题什么的不用管它= =。

  • 哼唧它可乱了请点开。

  • 灭哈哈哈老娘终于上了(上了?)期末考大魔王了接下来的两天老娘自由了灭哈哈哈——(同学,请冷静一下……)

    【小声】呜这回的化学物理两门自我感觉可糟了怎么办俺不想补考……眉毛语?我早就放弃了……(抱头蹲)【/小声】

     

    因为下个学期可能要搬宿舍的原因,我把宿舍里的所有东西都搬回了家……被人说“完全没有必要”了呢。顺说,当某舍友看见我将一大堆东西全部塞进学校配送的编织袋而且居然还能顺利地拉上拉链,她的表情很惊讶……看什么看啊,没见过有能力将校服裤袋变成宅菊的(啥)二次元口袋的人么?(没错……我的特技之一就是将一大堆奇怪的东西塞进裤袋……而且最重要的是还能装得下)

    当然,将编织袋强行变成二次元袋的后果就是,袋子好重啊,私下里估计它的净重该有半吨了吧……而且被我叫来帮忙搬东西的辉少死活都不肯上女生宿舍楼,于是我只能尽力将袋子经由楼梯从七楼一直拖到一楼……一路上行人无数,都惊讶地望着某短发女生吃力地拖着个特别鼓鼓囊囊的编织袋,一层一层地往下拖……特蠢。

    TO 辉少:虽然你不肯上女生舍帮我直接把袋子拿下来,但我还是要感谢你呢。

    TO 父上:即可修你干嘛要在这个时候出差!要是你来帮忙的话我(和辉少)用得着这么辛苦吗!

  • 7月8日开始考试,要好好复习哦……(那你又过来更BO是怎么一回事)

     

    昨天晚修时完全就是爆魂在做那份心理手抄报——跟学分相关的手抄报,我死拖滥拖才好不容易将截止时间延期到昨天晚上。于是,整整三节晚修我根本就没出过课室门,都在那里打格子和写字……可累了。(趴)

    不过还是在昨晚晚修放学后交上去了呢……心理学分不用愁了,问题是我前天晚上拼死拼活赶出来的那份美术期末考报告能不能过,那和美术学分有关呢,但是我最后一次去报告里写的那片建筑,已经是小学时候的事了……囧。

    所以说,高中生为什么要算学分啊!

  • 因为母上大人严正要求我这两天半内必须要赶出一篇散文,所以我……拿NINI当主角写了篇APH的同人——别担心我写的是超级正直完全没有CP向的那种。

    然后从未接触过APH的母上大人看了开头部分(毕竟那篇东西我还没写完)后,有如下的感想:

    “诶诶他是男的?看你一开始的描写我还以为是个小姑娘呢,长头发用红绸扎成马尾……”【NINI真的不愧是连五一点红= =】

    “你这个想法很新颖嘛,全世界仅此一篇。”【听到这里后我笑了……不是仅我一个,只不过是你不知道而已呢。】

    总之就是母上大人的感想太值得吐槽了……太搞笑了。

  • BLOGBUS的写日志页面在电脑室里居然要等上20分钟才能打开……干。

     

    总之我又来混更新啦~(心)(被揍)

      

    明天中午放假。周末补课。考试之前那个周末休息。

    ——这应该还算是正常的假期安排吧。顺说我们7月10日考完试就直接放假,等到八月再补课。(很嗨皮地抱了学校君的大腿)

  • 关于接下来一个星期的假期安排我不想再吐槽了……没力气吐了。该说是同学之间的谣言过于凶猛,还是教师的通知来得太迟了?

    总之……这个周末照常要在明天下午六点前回到学校,至于25日的高二级学业水平测试时我们这帮高一级该怎么安排,至少到目前为止那还是个谜(扶额)……学校君你真会折腾我们,什么时候和学姐一起合作把你拟人了哦。(喂那不是威胁的有效手段吧)

  • 昨天中午,有两只麻雀飞落到宿舍外面的走廊防盗网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当我们一帮女生凑到窗口前看的时候,那两只麻雀……居然当着我们的面开始[哔——]了。

    好吧,对于动物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毕竟这个季节里基本上什么动物都会发春。

  • 离暑假也不远(…?)了呢……话说七月七日我们正好期末考……呜。(抱头)

      

    总之因为岭南的夏天很热(?),于是决定等写完手头上的熊加就去写几个东北欧的特级冷CP(……)让全世界都凉快下来……但真的有那个必要吗?

    干,谁来阻止我继续挖坑……再挖下去的话LP该塌了。(啥!)

  • 过得我整个人都生物钟失调了……昨天上午我还以为不用回学校呢。

     

    因为传说中的“高考之雨天诅咒(何)”,原本我们放在楼顶的课桌椅全部被搬到了体育馆……昨天下午,我在体育馆中寻觅了半个小时,还是没能找到我的桌子。后来经多方查证,那种有两个抽屉的桌子……全被西藏班的人拿去了。

    ……干。

    后来我和某个西藏班的老师磨了不少嘴皮子,终于搬了张两个抽屉的课桌回班(用另一张桌子换的……)。不知道从此以后我在西藏班的同学眼里会变成什么样——“诶?那个和我们换桌子的汉族女生吗?”囧。

    PS:感谢不辞劳苦帮我搬书搬课桌的辉少XD。

  • -读-

     哦买嘎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学校图书馆会进这套书……被书名和封底简介迷惑了的我,义无反顾地将它借了下来,回到班上一翻开——被大量的深奥学术名词给埋了。

    干。冲着写手之魂说话,我再也不借这种学术类书籍了。

    【接下来的部分有些那啥,请点开来看】

  • 这个星期我彻底完败在了同桌CT后座海子右后座燕子还有那个与我碰面不是捏就是拍(我真的不是橡皮泥!)的阿花等等一干居心不良同学的手下。

    七月你赶快到啊,赶快用YACA来治愈我吧……

      

    顺说,YACA是在七月25-26日举行的。经过询问后,确定我们期末考是七月8-10日,然后考完试再补一个星期的课。也就是说YACA举行那几天俺的时间会充足到爆,足够我去狂败本子了。

    然后前天晚上询问了母上的意见。母上表态道:去不去要看表现。

    ……所谓的表现就是期末考成绩和老师的反映对吧!无话可说!为了本子!和政治、眉毛子语拼了!

  • ……如题,俺小白了。

      

    http://www.breathingearth.net

    一个(十分之谜的)网页,可以查询到很精确的世界诸君的实时体重数(爆)还有排放的二氧化碳吨数。确实很谜对吧,但是看这种东西看得很HIGH还拿去推荐给别人的我比它更谜——小狼同学说他完全不能理解这是在干啥。

    附带一提,这似乎是个提倡环保的网页,但是重点什么的,相信大家全都是冲着那个FLASH来的吧……

  • ↑标题君是这个家伙没有最蠢只有更蠢的怨念实体。

      

    七月份广州又有YACA?!千万不要是假消息!千万不要它举行的时候我们正好在补课!

     

    今天陪同父母大人去了趟花鸟鱼虫市场。去的路上,父上的破车的水箱温控阀寿终正寝,坏了。

    ……真够那啥的。

    一肚子怨念的我,在看到花鸟鱼虫市场里毛茸茸的小喵小汪小仓鼠小眉毛兔(喂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后,整个人都被萌治愈了。俺的清纯LOLI心(……)就这样子复苏了,在内心里的碧绿草地上被萌得欢喜打滚ING……

    ——价格也真够治愈的。一只活力十足的小白汪(好像是爱斯基摩犬幼犬?)要卖800多大洋,当场我的吐槽魂就把LOLI心给镇压了。

    ——反正,反正俺也不会养没时间养啊,哈哈哈哈……(←酸葡萄)

    附带一提,在那里看见了一只十足三次元花鸡蛋的小汪,真可惜没拍下来……还有那一笼子毛茸茸让我第一眼看以为是小狗的垂耳眉毛兔啊……(都说那不是眉毛兔了)

  • “我知道日文里的日本叫做‘泥轰’。”

    “我还知道中文里的中国叫做‘中国’咧!”

    ——BY 周日晚宿舍卧谈会现场语录。这笑话(是笑话吗?)它真冷对吧……

      

    今天下午开始放粽子节假。只放两天,星期五下午就得回校。

    ……真够悲惨(?)的。而且这好像是本区教育局的决定呢……全区的高一生都哭了。(喂!)

  • 这个LOGO是我昨天费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用WINDOWS自带的画图一个像素一个像素点出来的呢。

    ……突然发现自己在某些奇怪的地方会变得很有耐心。

        

    阿花,我的同学,一个喜欢把我当橡皮泥玩的女生。

    昨天晚修第一节下课,阿花兴高采烈地向我扑过来,然后……她的龙爪手,直接抓上了我的胸。

    ……干。 ←被阿花无意袭胸后我的第一时间感想。

    为什么我身边的同学都很那啥……扶额,还是说有我在的地方就别想指望有(狭义上的)正常人在?干。

  • 因为是新窝所以第一篇网志一定要写好才行。

     

    干,周一全校大扫除。CT同学把我的毛巾拿去课室当抹布了。

    -_-!(←当时我的表情)

    当天晚修CT同学面对我的质疑时反应:你的毛巾太脏了啦。

    -_-|||(←当时我的表情)

    所以这个星期我是用枕巾洗澡呢,是不是很销魂呢。(哪里销魂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