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14

    【典芬】当眼镜没有眼镜时·二 - [爱和世界【同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nglefansy-logs/44210025.html

    贝瓦尔德今天心情一点也不好——提诺是这么猜想的。今天一大早,贝瓦尔德的眼镜奇怪地不翼而飞了。某居家好男人在四处寻找眼镜未果后,直接推醒了床上酣睡正甜的提诺。

    “瑞桑……怎么?”一睁开眼就对上了贝瓦尔德冷峻的冰蓝色眼眸,提诺受到的惊吓有多么重可想而知。“我又做了什么……?”

    “……眼镜呢?”

    “……啥?”

    “我的眼镜呢?”

    提诺没有说话,只是胆战心惊地向后挪了一点,因为贝瓦尔德平时就很有威慑感的眼神现在没有镜片作为缓冲,很明显地变得更加锋利和逼迫了。提诺感觉自己就象是被毒蛇盯上的花栗鼠(“原来伊万先生把瑞桑比做蛇是不无道理的……”),无路可逃,只能等待被猎杀吃掉的结局。

    “……不知道吗?”

    提诺用力点头。贝瓦尔德轻叹一声,直起身来,不再弯腰俯视躺在床上的提诺。浅金发的青年坐起来,看着贝瓦尔德走出房间顺手甩上卧室的门,暂时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现在!瑞桑好可怕啊啊啊啊!提诺缩在沙发一角,畏惧地看着沙发另一端浑身上下散发着强烈威压的贝瓦尔德(他正在看电视——瑞/典对丹/麦的足球赛直播)。因为没有戴眼镜的原因,他不得不眯起双眼才能看清楚荧幕上的影象,这使他本来就严肃的表情变得更加可怕了。提诺真的是撑不下去了,他悄悄地从沙发上溜下来,趁着贝瓦尔德专注于足球比赛的间隙,小心翼翼地跑到了庭院里。

    “瑞桑……真的要快点找到瑞桑的眼镜才行。”提诺小声地自言自语着,在自家院子里随意地散着步。突然,他看到在花鸡蛋的狗屋里闪过一道反光,他连忙跑过去捡起那个正在反光的东西。毫无疑问,那是一副眼镜。

    “……花鸡蛋,”提诺哭笑不得地问躲在狗屋角落里的小白狗。“原来是你把瑞桑的眼镜叼走的吗……好吧,我现在该怎么做?”

    通人性的花鸡蛋从主人的语气里察觉到自己做错了什么,它低声呜咽着蜷成一团白毛球,耳朵和尾巴全部耷拉了下来。其实提诺并不想惩罚自家的小狗,他现在想着的,全都是该怎么把眼镜还给“搞不好会发火的”贝瓦尔德的事。提诺扒着客厅的门框向里面张量,足球赛已经结束了,现在贝瓦尔德正端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他深呼吸三次,拿着那副眼镜踏进了客厅。

    “瑞桑……我找到你的眼镜了。”

    沉默。贝瓦尔德抬起头,手中的报纸同步放下。两人默默地对望了大约有十来分钟吧,贝瓦尔德冰刀般的眼神终于令提诺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提诺一边在心里哭叫着“完了瑞桑一定是生气了”,一边抖抖索索地将手上的眼镜交给贝瓦尔德。冷峻的青年戴上眼镜,没有说话,只是拿起报纸,继续看下去。

    “……谢谢。”半小时后,当站累了的提诺坐到自己身边时,贝瓦尔德突然头也不抬地这么说。提诺吃了一惊,扭头看身边的人,却被报纸挡住了视线:“……瑞桑,你刚才说了些什么?”

    “我说,”贝瓦尔德在报纸后面一字一顿,非常认真地说。“谢谢。”

    窗外,北纬60°以上短暂的夏昼,已经到了它最灿烂的时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