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来寒假只有二十来天已经够让人郁卒了吧……没想到更郁卒的还在后面呢。总而言之,这是个有关于安格君的亲戚们、一台新买的GPS导航仪,珠三角地区水网一般复杂的路网和在宿舍里空着肚子等了9个小时的安格君的郁卒的故事。(

  • 岭南的鬼天气。吐槽你就输了。

     

    远房表弟回北京去了。(回去的第二天晚上外公外婆小姨和舅舅父上母上在我家饭厅里开了批判大会。)

    然后我在父上母上房间里睡地铺睡上瘾了。(并不是因为想省电费,你信吗)

     

    因为今天是周末所以陪外公外婆去了某荷花世界……不过似乎是去错了季节,基本上荷花没剩几朵了。

    而且那破地方似乎是在维修呢。各种工地。

    打死不去第二回哼唧。 

     

    基绿基绿基绿基绿基绿基绿基绿基绿绿川不要走啊基绿基绿基绿基绿(ry)

    以及LP六代版杀,看来我是没戏了。(默默滚去墙角哭)

     

    阿鱼成功地把博客折腾成了一片空白OTL完全没必要啊少年!(摔)

  • RT.

    于是第一感想是“干你们这群死小鬼能不能别玩CF啊为什么玩游戏卡就全赖我在这边鼓搞着什么啊”。

    ……我是真想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小孩子都喜欢玩CF啊跑跑卡丁车啊一类的东西。

    ……好吧或许只能怪安格君的即时动作游戏无能属性了。

    即使如此也不要说精灵王国很无聊啊喂!对于安格君来说只有回合制才最适合啊喂!

    哼唧。

     

    (背景:大表弟小表弟远房表弟一起塞在那边厢母上大人的书房里打CF……两台手提一台台式。)

    (安格君则待在台电MAYA前面看着年表上着Q,灰常嗨皮)

    (然后小表弟跑过来控诉因为我上Q他们打起CF来非常卡要求我关机下线……啊呸)

    (然后直接在群里开咆哮MODE了)

    我擦我上个Q看个人类大事年表而已毛线下载都没开也没看什么视频!

    是他们三个人一起打CF的好不好!CF超占带宽的好不好!三个人一起打CF不说其中两个还是用无线!不卡才怪!

    关我上Q毛线事啊!关我关机啥事啊!

    以上。

  • 因为内有伪咆哮体的激烈吐槽所以请点开谢谢。

  • 人多吵杂,空气混浊,天气闷热(事后证明这是一场夏日雷雨的前兆),后果是安格君被闷得喘不过气来,直到现在胸口还是有点拧巴。打死也不要复读——光是想到明年夏天又要参加这么一次就足够让人受不了了。

    要不是母上大人父上大人强制要求,谁会去那种鬼地方啊?

    再说了,去咨询会现场的院校三分之一以上是专科,剩下的三分之二里也没有适合我成绩的——好吧术科考砸了是我不对。

    反正目前能去的似乎就两间学校呢……虽然母上大人正待在书房地板上整理咨询会拿回来的三大口袋资料。

     

    小升初考试,我只能选择两间学校之一;

    中考,符合我成绩的志愿也就只有两间;

    现在高考,情况同上;

    认真一想还真是……

    ——不过算了!两间就够用的话干嘛还要像别人那样一口气报十几间?(自我安慰样)

  • 回佛山之前的那晚我做了个梦,梦见高考成绩出来了,我的总分是430分。

    ……然后刚才高考成绩真出来了,真是430分。

    …………我咧个去用得着那么准吗吗吗吗——?安格君可是一贯的直觉不准诶!

    ……还是说,果真有“最后一刻的好运气”这一说吗……

    ……好吧其实我在成都机场书店里翻了半天的解梦书想弄明白那个梦的意义,没想到它的意义还真是直白啊……(望天)

    以及父上开始念叨我为什么不梦见自己考500分了有木有做什么梦是我能控制得了的吗父上大人?

  • 因为是戴孝在身,所以不能去拜年的样子。

    ——我的压岁钱哇!(趴)

     

    在老家的这五天里,实在是吃太多大鱼大肉的东西了。

    所以这几天恐怕都得喝粥吧,因为之前吃得实在是太腻了。真的。

     

    然后明天开始要好好学习。(呸)

  • 上午为爷爷开了追悼会,我想就此真没什么好说的。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安格君的术科联考成绩下午时出来了,虽然不是很好但还是以六分之差成功低空飞过资格线。二伯父说这是爷爷的在天之灵对我的保佑。是真的吗?我想我会相信的。

    不管怎样,安格君接下来也会自己努力地走的。谢谢您,很谢谢您前十八年来一直有注视着我。请好好休息吧,我定会不让您失望地顺利考进大学的。

    去彼岸的路请一路走好。爷爷。

     

    延续昨晚的话题。

    原来三伯父的手机铃声是他自己去资源站找的……而且似乎已经用一段时间了。他知道那是啥吗?世界真奇妙!

  • 无论是谁,连续被两个亲戚就高考前夕需要紧张起来啊奋斗几个月幸福一辈子啊考不上大学可没有后悔药吃啊这些啊那些啊BLABLABLA之类的话说上半天,都会烦死的吧。

    上大学和找工作有什么必然联系吗?上了大学就一定会有光明的未来吗?

    再怎么说那个可是我自己的未来吧,发生什么我自己会想,你们管那么多干啥啊?

    在这方面上志愿是当个家里蹲写手的某A和志愿是从服务生做起的某L达成了某意义上的共识。

  • 于是心情微妙。

     

    今天和父上带着俩姐姐去南风古灶转了圈,路上看见不少有趣的对联:

    “赵本山寨张艺谋财/孙红雷人小沈阳(扬)威/闫妮大爷”(←横批理解不能)

    “找工作找好工作/找老公找好老公/哦耶”(←这姑娘真现实)

    “风潇潇路迢迢没你的日子太迷茫/天苍苍地茫茫想你的日子太匆忙/没钱太难”(←有股幽默短信的味道)

    “忧劳可以兴国/闭目可以养神/怎么样都成”(←说看到横批时瞬间想到阿鱼是怎么回事)

    “一分钱一分闲一批散户套半年/一杯茶一包烟一只烂股盯半天/炒股切忌”(←道尽股民心声)

    以及是因为中秋假的原因吗?景区里基本没啥人。

     

    下午回校。理头发什么的最讨厌了。

  • 杭州的风景确实,很好看。国美的环境优雅得很。母上说,希望我日后能考到这里来。

    ……但是难不成那一带的蚊子都那样吗咬了人还看不见影子!我还好,母上大人可是被咬得够呛。

     

    在杭州的最后一个晚上母上大人去了家茶具店买茶具……然后我在角落里边啃刚买的甜甜圈当夜宵边逗店里的小狗玩。接下来发生的事真是让安格君鸡冻万分,店里居然先后进了两伙老外,而且不久后两伙老外居然还……勾搭上了?安格君表示虽然自己的眉毛语很烂但是勉强理解他们的对话还是可以的。根据安格君(厚着脸皮)的搭话结果,女的那批老外来自诺子家和旦那家,男的那批老外来自法叔家和路德家(疑似CP?)。顺便一提首先开腔的是路德家小伙……喂法叔家小伙你们身为法叔家人的自尊呢?(不对)

    顺便一提母上看到我和老外搭话……似乎比我还鸡冻。

     

    那么总之就是从杭州回来了。因为世博的原因航班管制,我们的航班愣是从七点多晚点到第二天凌晨一点多,回到家都能喝早茶了……话说回来后天安格君就要跳进杯具的高三地狱里去了……高三你好高三再见。(在考虑要不要去开微博)

     

    以及因为各种原因什么书都没带回家在暑假作业完全没动的状况下度过了这半个月……绝对不是故意的。

  • 明天就六一了……前天晚上在餐桌上偶然提起结果被父上调侃说“你还想过六一么”了。OTL。

     

    总之就是放完高考假第二天我们就要开考学业水平,这个考试不过就等于高考无望。不过大家都对安格君能否通过抱以很高的期望值——都期望到母上说“理化生你别管了专心补英语去!”的地步了。嘛安格君可擅长理化生三门了这倒是真的。

    ——说到高考,中考也就快到了呢。虽然安格君对中考没什么感觉,但还是预祝某两位中考顺利吧。

  • 高考去死。

    断网去死。

    我只是想活着呀想一直一直与明知不可实现的空想并存下去呀。不要老用残酷的现实打压我好吗。我只要能活着能继续妄想下去就很开心了,未来也好命运也好为什么我一定要去想呢。我没法逼自己去做明知道很重要但就是没法做的事。我只是想一直一直妄想下去呀。编织着不存在的故事与世界,就这样自欺欺人地活下去呀。

    ……总感觉自己是没事找罪受。反正我就是一滩无目标无原则什么方式都无法激发的烂泥啊。威逼利诱一切都没用。要是就这样永久沉睡进自己的妄想的话,似乎也不错呢。

      

    想把BGM换成镜音LEN的《对二氯苯》。可是我找不到在线音源。

  • 因为要升高三的原因,这周开始我们周六下午也要去上专业课……然后本来周六下午的补课就被安排到了周日上午,也就是说周日就成了全天补课。您们能想象得出今天中午我接到补课老师的短信通知时那副表情吗……总之我被震到一中午没睡着。呜呜呜周末的人生啊就这么被硬生生减了四分之三……(哭着开始钉写着“●高”的草人)

    ……等等其实和很快就会降临的高三一比其实这还算好的了?至少每周能休息一次。高三据说是一个月放一次假呢,而且我不太清楚封闭训练开始后的安排……呜呜呜总之高三是地狱呜呜呜我好怀念我那无比浪荡(?)的初三……

  • 首先应该提提的是和本子有关的事。阿商上上周就将本子寄了出去,我一直以为他用的是平邮……结果等了七天还是没邮到,于是去询问,得知他用的是快递……然后这家伙才杯具地突然想起上周确实来过好几个陌生电话但是都没接。于是下了Q后,安格君在家里绝望地惨嚎起来——并被母上大人批了一顿。幸好快递在佛山这边的仓库离我家很近,于是在一通忙乱之后母上大人终于在昨天下午把我那历经磨难的本子领回了家。谢天谢地这回回家总算能看到了……(趴)

    顺说受机的话费(可能是因为近几周和阿商聊短信聊得太HIGH的原因)不多了呢,这种情况下依然照发短信不误的我……某种程度上有点欠抽。话说回来谁能告诉我一条短信到底要多少钱啊——

  • 虽说是一周多前的事了……但直到现在才有心情过来说。那么,总之安格君就是从文科普高班转到了隔壁的美术班,正式向着美术之路进发——不,本质上我还是个写手,要知道图废啥的可不是一时就能改的。和新同学们相处得很愉快,新舍友们也都很好。哦这话笼统过头了但没关系反正我是出了名的适应力强(笑)。找到了几个兴趣和我算得上相投相性也比较好的新朋友,决定努力将她们变成APH控,最好是爱沙控。这不叫变相拐带这只不过是个当会长的应尽职责罢了,毕竟我一个人在学校没有同好寂寞得像根葱一样。(←顺说这句话在我脑子里盘旋好几天了今天终于能说出来了啊心里真舒坦)

    ……就算这样,旧班的同学也不要这样啊!“因为某安太久没回旧宿舍探亲(?)一怒之下进行了对某安来说很可怕的报复行动”这回事……喂喂真的太可怕了啊。绀碧的原稿也好本子的脚本也好全在那本子上写着呢弄丢了就……会出人命的。(我的命,嗯。)

  • 嘛本子的稿子终于赶完了……然后今天晚上开始赶作业(倒)。呜呜呜我恨寒假作业但是不做作业父上不让我去YACA谁叫我没买到预售票所以我讨厌春节啊……(哭了)

  • 因为要转美术班的原因,从昨晚开始某安从头学素描去了。画圆,画正方体,画苹果——基本上就是这些。有趣的是居然被老师说“你要画慢一些”了……好吧动作比别人快是我的错,但至少也被老师表扬“悟性高”了啊。(诶这几句话前后有逻辑关系吗?)

    总之,今天我还是要在家画画——画苹果。我真担心自己会不会把苹果拿起来吃了。

    反正,如果能顺利通过考试,下个学期我就能转到艺术班去了。但其实我是很舍不得现在这个班的同学的,所以为什么要转班……我整个人都糊涂了不要问我。(语无伦次地抱头)

  • 不知道是为什么,突然整个人都空虚了。明明开着电脑都没事可做了啊。(除了赶稿)

    ……真是的,总是在这种极其需要找个人倾述一下的时候找不到人。于是安格君空虚得跑来更博了。(被PIA)

  • ↑汾江河“靓照”一张。(喂!)

  • 这八天里我几乎没做什么有意义的事——没填坑(但是挖了个新坑囧),没学习(顺说我们明天开始考试嘻嘻嘻☆),好不容易去了趟漫展但是没处理照片所以暂时不能发上来(够),因为如之前所述在NINI生日当天摔伤了腿所以也没去哪里旅行什么的……总之这8天我很高兴地在家里宅着,并被母上大人逼着去背了一篇眉毛语课文……

    ——所以说,只有眉毛语这回事请饶了我吧。(土下座)

  • 于是明明有八天的国庆中秋假,就这样子被我挥耗了四天哈哈哈……也该汇报一下了呐。

    重点:正太什么的真的是一场灾难!尤其是十岁左右的正太!

  • ……照片什么的不要期待,我这台电脑上没装PS处理不了图片大小……

  • 哇唬我差不多两周没更新了……至于那个题目是什么我不知道。(趴)

     

    炉心融解中毒中。突然有了要设立HIT数的想法。初回HIT是666,请踩到的亲通知我唷……奖赏是一篇要求和CP由踩到HIT的亲确定的文。(顺说工口要求不予受理嘿嘿嘿)

  • 这个七月实在是太黑暗了。

  • 明天晚上五点半去集合,八点半上去张家界的飞机。由于母上大人坚持不让带电脑去(“去旅游什么的就专心点看风景!”这是原话),所以俺要神隐四天了……要命。我们23日再见……

    顺说,七月份YACA参与确定哦也!这就提醒母上大人去买预售票阿鲁……真希望这次可以遇见WS或者其他人什么的呢。

  • 哼唧它可乱了请点开。

  • 灭哈哈哈老娘终于上了(上了?)期末考大魔王了接下来的两天老娘自由了灭哈哈哈——(同学,请冷静一下……)

    【小声】呜这回的化学物理两门自我感觉可糟了怎么办俺不想补考……眉毛语?我早就放弃了……(抱头蹲)【/小声】

     

    因为下个学期可能要搬宿舍的原因,我把宿舍里的所有东西都搬回了家……被人说“完全没有必要”了呢。顺说,当某舍友看见我将一大堆东西全部塞进学校配送的编织袋而且居然还能顺利地拉上拉链,她的表情很惊讶……看什么看啊,没见过有能力将校服裤袋变成宅菊的(啥)二次元口袋的人么?(没错……我的特技之一就是将一大堆奇怪的东西塞进裤袋……而且最重要的是还能装得下)

    当然,将编织袋强行变成二次元袋的后果就是,袋子好重啊,私下里估计它的净重该有半吨了吧……而且被我叫来帮忙搬东西的辉少死活都不肯上女生宿舍楼,于是我只能尽力将袋子经由楼梯从七楼一直拖到一楼……一路上行人无数,都惊讶地望着某短发女生吃力地拖着个特别鼓鼓囊囊的编织袋,一层一层地往下拖……特蠢。

    TO 辉少:虽然你不肯上女生舍帮我直接把袋子拿下来,但我还是要感谢你呢。

    TO 父上:即可修你干嘛要在这个时候出差!要是你来帮忙的话我(和辉少)用得着这么辛苦吗!

  • 因为母上大人严正要求我这两天半内必须要赶出一篇散文,所以我……拿NINI当主角写了篇APH的同人——别担心我写的是超级正直完全没有CP向的那种。

    然后从未接触过APH的母上大人看了开头部分(毕竟那篇东西我还没写完)后,有如下的感想:

    “诶诶他是男的?看你一开始的描写我还以为是个小姑娘呢,长头发用红绸扎成马尾……”【NINI真的不愧是连五一点红= =】

    “你这个想法很新颖嘛,全世界仅此一篇。”【听到这里后我笑了……不是仅我一个,只不过是你不知道而已呢。】

    总之就是母上大人的感想太值得吐槽了……太搞笑了。

  • BLOGBUS的写日志页面在电脑室里居然要等上20分钟才能打开……干。

     

    总之我又来混更新啦~(心)(被揍)

      

    明天中午放假。周末补课。考试之前那个周末休息。

    ——这应该还算是正常的假期安排吧。顺说我们7月10日考完试就直接放假,等到八月再补课。(很嗨皮地抱了学校君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