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灭哈哈哈老娘终于上了(上了?)期末考大魔王了接下来的两天老娘自由了灭哈哈哈——(同学,请冷静一下……)

    【小声】呜这回的化学物理两门自我感觉可糟了怎么办俺不想补考……眉毛语?我早就放弃了……(抱头蹲)【/小声】

     

    因为下个学期可能要搬宿舍的原因,我把宿舍里的所有东西都搬回了家……被人说“完全没有必要”了呢。顺说,当某舍友看见我将一大堆东西全部塞进学校配送的编织袋而且居然还能顺利地拉上拉链,她的表情很惊讶……看什么看啊,没见过有能力将校服裤袋变成宅菊的(啥)二次元口袋的人么?(没错……我的特技之一就是将一大堆奇怪的东西塞进裤袋……而且最重要的是还能装得下)

    当然,将编织袋强行变成二次元袋的后果就是,袋子好重啊,私下里估计它的净重该有半吨了吧……而且被我叫来帮忙搬东西的辉少死活都不肯上女生宿舍楼,于是我只能尽力将袋子经由楼梯从七楼一直拖到一楼……一路上行人无数,都惊讶地望着某短发女生吃力地拖着个特别鼓鼓囊囊的编织袋,一层一层地往下拖……特蠢。

    TO 辉少:虽然你不肯上女生舍帮我直接把袋子拿下来,但我还是要感谢你呢。

    TO 父上:即可修你干嘛要在这个时候出差!要是你来帮忙的话我(和辉少)用得着这么辛苦吗!

  • 7月8日开始考试,要好好复习哦……(那你又过来更BO是怎么一回事)

     

    昨天晚修时完全就是爆魂在做那份心理手抄报——跟学分相关的手抄报,我死拖滥拖才好不容易将截止时间延期到昨天晚上。于是,整整三节晚修我根本就没出过课室门,都在那里打格子和写字……可累了。(趴)

    不过还是在昨晚晚修放学后交上去了呢……心理学分不用愁了,问题是我前天晚上拼死拼活赶出来的那份美术期末考报告能不能过,那和美术学分有关呢,但是我最后一次去报告里写的那片建筑,已经是小学时候的事了……囧。

    所以说,高中生为什么要算学分啊!

  • BLOGBUS的写日志页面在电脑室里居然要等上20分钟才能打开……干。

     

    总之我又来混更新啦~(心)(被揍)

      

    明天中午放假。周末补课。考试之前那个周末休息。

    ——这应该还算是正常的假期安排吧。顺说我们7月10日考完试就直接放假,等到八月再补课。(很嗨皮地抱了学校君的大腿)

  • 关于接下来一个星期的假期安排我不想再吐槽了……没力气吐了。该说是同学之间的谣言过于凶猛,还是教师的通知来得太迟了?

    总之……这个周末照常要在明天下午六点前回到学校,至于25日的高二级学业水平测试时我们这帮高一级该怎么安排,至少到目前为止那还是个谜(扶额)……学校君你真会折腾我们,什么时候和学姐一起合作把你拟人了哦。(喂那不是威胁的有效手段吧)

  • 离暑假也不远(…?)了呢……话说七月七日我们正好期末考……呜。(抱头)

      

    总之因为岭南的夏天很热(?),于是决定等写完手头上的熊加就去写几个东北欧的特级冷CP(……)让全世界都凉快下来……但真的有那个必要吗?

    干,谁来阻止我继续挖坑……再挖下去的话LP该塌了。(啥!)

  • 过得我整个人都生物钟失调了……昨天上午我还以为不用回学校呢。

     

    因为传说中的“高考之雨天诅咒(何)”,原本我们放在楼顶的课桌椅全部被搬到了体育馆……昨天下午,我在体育馆中寻觅了半个小时,还是没能找到我的桌子。后来经多方查证,那种有两个抽屉的桌子……全被西藏班的人拿去了。

    ……干。

    后来我和某个西藏班的老师磨了不少嘴皮子,终于搬了张两个抽屉的课桌回班(用另一张桌子换的……)。不知道从此以后我在西藏班的同学眼里会变成什么样——“诶?那个和我们换桌子的汉族女生吗?”囧。

    PS:感谢不辞劳苦帮我搬书搬课桌的辉少XD。

  • -读-

     哦买嘎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学校图书馆会进这套书……被书名和封底简介迷惑了的我,义无反顾地将它借了下来,回到班上一翻开——被大量的深奥学术名词给埋了。

    干。冲着写手之魂说话,我再也不借这种学术类书籍了。

    【接下来的部分有些那啥,请点开来看】

  • 这个星期我彻底完败在了同桌CT后座海子右后座燕子还有那个与我碰面不是捏就是拍(我真的不是橡皮泥!)的阿花等等一干居心不良同学的手下。

    七月你赶快到啊,赶快用YACA来治愈我吧……

      

    顺说,YACA是在七月25-26日举行的。经过询问后,确定我们期末考是七月8-10日,然后考完试再补一个星期的课。也就是说YACA举行那几天俺的时间会充足到爆,足够我去狂败本子了。

    然后前天晚上询问了母上的意见。母上表态道:去不去要看表现。

    ……所谓的表现就是期末考成绩和老师的反映对吧!无话可说!为了本子!和政治、眉毛子语拼了!

  • “我知道日文里的日本叫做‘泥轰’。”

    “我还知道中文里的中国叫做‘中国’咧!”

    ——BY 周日晚宿舍卧谈会现场语录。这笑话(是笑话吗?)它真冷对吧……

      

    今天下午开始放粽子节假。只放两天,星期五下午就得回校。

    ……真够悲惨(?)的。而且这好像是本区教育局的决定呢……全区的高一生都哭了。(喂!)

  • 这个LOGO是我昨天费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用WINDOWS自带的画图一个像素一个像素点出来的呢。

    ……突然发现自己在某些奇怪的地方会变得很有耐心。

        

    阿花,我的同学,一个喜欢把我当橡皮泥玩的女生。

    昨天晚修第一节下课,阿花兴高采烈地向我扑过来,然后……她的龙爪手,直接抓上了我的胸。

    ……干。 ←被阿花无意袭胸后我的第一时间感想。

    为什么我身边的同学都很那啥……扶额,还是说有我在的地方就别想指望有(狭义上的)正常人在?干。

  • 因为是新窝所以第一篇网志一定要写好才行。

     

    干,周一全校大扫除。CT同学把我的毛巾拿去课室当抹布了。

    -_-!(←当时我的表情)

    当天晚修CT同学面对我的质疑时反应:你的毛巾太脏了啦。

    -_-|||(←当时我的表情)

    所以这个星期我是用枕巾洗澡呢,是不是很销魂呢。(哪里销魂了啊)